獨家報道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獨家報道/ 正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獨家報道 > 得不到就毀掉?瑞幸的新舊勢力們在爭奪什么

得不到就毀掉?瑞幸的新舊勢力們在爭奪什么

    瑞幸的宮斗大戲似乎永不結束。瑞幸咖啡的創始人陸正耀和錢治亞依舊是斗爭的主角之一,但另一方卻是他們曾經的“神州系”戰友,瑞幸咖啡現任董事長兼CEO郭謹一。

    1月6日晚間,一份名為“關于罷免郭謹一瑞幸咖啡董事會主席和CEO的請求信”在網絡流傳。這封信的最后有瑞幸7位副總裁和多位分公司經理、業務總監級別的中高層聯名簽署。

    1月7日早晨,一位參與簽署該舉報信的瑞幸中高層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目前簽署舉報信的同事還在正常上班,但董事會和大股東還沒有對舉報信有所回應。

    這場罷免看起來是新舊之爭,但背后爭奪的依然是利益。

雀巢咖啡

    新舊博弈

    這場斗爭看起來是瑞幸咖啡新舊力量的博弈。

    郭謹一在1月6日下午發布的內部信中稱,舉報信是在1月3日陸正耀、錢治亞等組織并起草,部分當事員工不明真相,被裹挾簽字。他表示,他個人已提請董事會成立調查組對他自己進行調查,也對此次舉報的組織者和過程動機進行調查。

    在他提及的這封集體舉報信中,上述中高層管理人員則稱,由于郭謹一的無德無能,公司已經到了存亡的邊緣,請求董事會和大股東罷免郭謹一,并盡快任命公司新的管理層。

    而從指責郭謹一“通過供應商舞弊”、“鏟除異己”、“提高采購成本”這些具體緣由來看,這場新舊力量博弈的背后,依然是利益的爭奪。

    瑞幸咖啡相關知情人士曾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瑞幸咖啡的開店成本并不高,但咖啡豆子貴。他當時提及,瑞幸的咖啡豆直接成本比星巴克高,“因為沒有它的規模效應”。

    在涉及關鍵的供應鏈采購方面,上述舉報信稱,郭謹一清洗和控制采購體系人員,破壞原有的獨立審核內控機制,以及采用CEO特批等手段,并跳過正常的采購流程給某些與他關系密切的供應商輸送巨額利益等。

    而郭謹一則在內部信中對此則回應稱,不容任何別有用心的舊勢力玷污瑞幸的產品和服務,更容不得“得不到,就毀掉”。

    截至《華夏時報》記者發稿,瑞幸官方尚未對上述事件有所回應。

    動蕩再起

    郭謹一走到瑞幸臺前,是在去年5月。

    在瑞幸財務造假危機爆發后,他當時由瑞幸咖啡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一職轉而擔任代理CEO。去年7月,他被任命為新任CEO和董事長。陸正耀以及愉悅資本創始人劉二海、大鉦資本創始人黎輝等人不再擔任董事會成員。

    而這場斗爭的蹊蹺在于,郭謹一同樣也出身于神州系,還曾擔任陸正耀的助理。他曾被認為是陸正耀的嫡系。還需要提及的是,與他去年5月同時走馬上任的瑞幸咖啡高級副總裁曹文寶、副總裁吳剛沒有出現這次“逼宮”的中高層名單中。

    不過需要提及的是,郭謹一上任后,瑞幸咖啡已經改變了陸正耀時代的快速擴張戰略,轉向尋求盈利。

    去年8月,瑞幸咖啡曾對外宣布了預計在2021年實現整體盈利的目標。上述瑞幸咖啡相關知情人士也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瑞幸咖啡開店的腳步將放慢,“不會那么大的擴張,會主要聚焦在現有門店運營效率提升和盡快實現盈利上。”

    而在2020年12月,瑞幸咖啡的聯合清算人向開曼群島大法院提交了首份報告。這份報告顯示截至去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門店數減少至3898家。去年前三季,其單季收入分別為5.65億、9.8億和11.45億,仍在維持增長,但增速明顯放緩。當期其現金及等價物為50億元,其中60%的門店實現了盈利。

    此外,去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方面還向《華夏時報》記者確認,其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已就部分前員工涉嫌財務造假事件達成和解,并支付了1.8億美元罰款。

    而這次“逼宮”,又會讓瑞幸咖啡遭遇怎樣的動蕩?

標簽: 瑞幸 爭奪
咖啡商城上線
? 爱游戏体育竞技